English


    蔡昉:穩字當頭,充實和調整政策工具箱

    文彙報第7版【論苑】欄目刊登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的文章:穩字當頭,充實和調整政策工具箱。全文如下:

    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要全面正確把握宏觀政策、結構性政策、社會政策取向。把經濟增長速度保持在合理區間,需要恰當運用相關的政策工具。運用何種政策工具,需要根據擬達到的目標,考慮到各種政策結果之間的關系進行權衡取舍,在工具箱中選擇。本文就充實和調整政策工具箱提出幾點建議。

    這個政策工具箱不是一成不變的,既可以進行數量的充實,即把以前不在工具箱的政策措施與時俱進補充進去,也可以對政策工具進行結構的調整,即把政策工具存量進行重新歸類,放在不同的格子裏以便酌情選取。

    1 目標明確的改革措施應該進入政策工具箱

    這是由中國面臨的特殊問題決定的。在其他國家的一般情況下,宏觀經濟政策目標是使增長穩定在潛在增長率上,而潛在增長率是一個長期不變的水平,因而往往也被稱作趨勢增長率。所以,在遭遇需求側沖擊的情況下,通常可行的政策工具只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這種傳統宏觀經濟政策手段。政策目標是通過刺激需求,使增長速度回歸到潛在增長能力上面,以保障生産要素的充分利用。而中國在當前面臨的情形是,一方面,所處經濟發展階段決定了潛在增長率趨于長期下降,政策調控目標不能一成不變,要避免刺激過度從而超過潛在增長率;另一方面,仍然存在的體制機制弊端妨礙著生産要素充分供給和有效配置,因而有著提高潛在增長率的余地,意味著旨在改善生産要素供給和配置的改革,可以且應該進入政策工具箱。但是,需要了解的是,工具箱中這個特殊內容不在于刺激需求側因素,而是從供給側提高潛在增長率。

    2 社會政策也應該放入政策工具箱

    社會政策也應該放入政策工具箱。在面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情況下,社會政策托底,既是面對外部沖擊時確保民生穩定的必需之舉,也是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必須履行的安全網職能,應該與宏觀經濟政策配套實施。

    此外,通過政策調整和體制改革實現收入分配格局的改善,不僅是解決變化了的社會主要矛盾的必要之舉,還可以穩定和平衡經濟增長的需求因素,抵消淨出口需求的沖擊和投資需求的疲軟。這項政策的實施也可以直接具有宏觀經濟調控的效應。例如,在遭遇經濟周期性沖擊的情況下,失業保險、最低生活保障等社會保險項目的充分覆蓋以及保障足額發放,有助于保障普通勞動者群體和低收入家庭的收入和生計,因而也就有利于穩定居民消費從而穩定總體有效需求。

    3 減稅降費應作爲供給側改革措施予以推動

    減稅降費應該作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措施予以推動,而不是當作宏觀經濟刺激政策來實施。如果一個經濟體處于這樣的狀態,總體稅負與公共財政支出要求大體適應,政府公共品供給與社會需求總體均衡,則減稅措施更接近于是一種刺激政策。很顯然,有些經濟學家建議的臨時性減稅就是把減稅作爲刺激手段使用的。而如果由于體制原因本來就存在稅負過重問題,減稅就應該作爲結構性改革任務來實施。這樣,通常並不需要增加政府負債水平來取得收支平衡,而需要對政府職能進行重新定位。減稅政策正確定位有利于明晰實施目標,提高實施效果。例如,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減稅對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群體、中小企業和創業者無動于衷,而減稅收益集中到最富的人群。而中國經濟社會政策的出發點是以人民爲中心的,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要求是一個整體,因此,實施減稅政策應著眼于創造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建立優勝劣汰或創造性破壞的機制。

    4 積極就業政策納入宏觀經濟調控政策體系

    積極就業政策納入宏觀經濟調控政策體系。自21世紀初我國確立了積極就業政策後,雖然就業被納入宏觀經濟調控目標之一,卻一直都是把確立和實現就業目標作爲一項民生保障的要求,歸入社會政策的範疇。在政策表達中這樣處理,固然從理念上更能強調保障民生的重要性以及解決好就業問題在其中的突出位置,但是,如果穩定就業的要求在政策工具箱中的位置不恰當,可能導致穩定就業的措施難以同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等宏觀經濟政策有效銜接,就業目標的優先序也容易在政策實施中被忽略。只有把實現充分就業的目標以及勞動力市場各類信號納入宏觀經濟政策抉擇中予以考量、決策和執行,積極就業政策才可能真正落實,宏觀經濟政策終極目標和底線才更加清晰且可操作,從而使民生得到更好的保障。

      (作者爲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下一條:蔡昉:經濟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擋